爱不释手的小說 《呂布的人生模擬器》-第三百七十五章 特殊要求推薦

呂布的人生模擬器
小說推薦呂布的人生模擬器吕布的人生模拟器
“主公,您找我?”马超见到吕布时,多少还是有些尴尬,更尴尬的是,他不知道该叫吕布主公还是岳父,自从娶了吕玲绮后,主公兼岳父似乎就没给过自己好脸,当然,也没给过恶脸。
“南阳那边,我已经让人接替了你。”吕布看向马超。
“听凭主公吩咐。”马超虽有不甘,但还是低头道。
吕布看向马超的目光柔和了一些道:“若你只是我帐下一将,如今的本事也够了,南阳之战虽有过错,但应变还算及时,也有些担当,不过……”
马超期待的看向吕布。
吕布想了想道:“但为将足够,却不足以独当一面。”
“请主公赐教!”马超哪还听不懂吕布是何意,这是要教自己啊。
“统兵打仗,纵观古今兵法,皆已道尽,而你差的也不在此处。”吕布摇了摇头:“有些东西,懂了就是懂了,旁人教不了你。”
“那……”马超不解了,既然教不了,跟自己说这些有何意义?
“玲绮怀孕了。”吕布说了一句让马超莫名其妙的话,不过紧随而来的就是狂喜。
我真要逆天啦 柳一条
吕布显然不会胡说,或许旁人不知道,但马超却是知道吕布还有一身堪比当世顶尖的医术,既然他说怀孕了,那玲绮一定是怀孕了,虽然不知道吕布为何要在这个时候说这个,但丝毫不影响马超的兴奋。
“是否愿意为了她母子,做任何事?”吕布看着狂喜的马超,眉头微皱,却也没有训斥。
“是。”马超铿锵道:“刀山火海,末将都愿意。”
“去乞讨吧。”吕布点点头道。
马超:“……”
茫然的目光看向吕布,抠了抠自己的耳朵,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半晌后,马超才看着吕布道:“主公是说……乞讨?”
“不错!”吕布看向马超:“你可愿意?”
“末将愿意。”马超深吸了一口气,目中已有怒火,看着吕布道:“但主公可否告知末将,为何?”
知道你看不上我,也不用这样折辱我吧?
天才不好混
“以一月为限!”吕布看向马超道:“你要的答案,一月之后我会给你,但现在不能说,这一月之中,你不能接受任何熟人的帮助,不能去做工,只能行乞,不能用你的武艺伤任何人,哪怕对方招惹了你,更不能向任何人透露自己的身份,可能做到?”
马超皱了皱:“末将可否不去?”
“自然。”吕布点点头,态度很平和:“这件事,没有任何强迫,你也不必担心我会因此苛责于你。”
马超想了想道:“主公,可是有何事情让末将去做?”
“不是,让你去行乞,没有任何原因。”吕布摇了摇头:“你只需要安静的做个乞丐,只要能做够这一月,便算你过关,当然,这一月期间,任何时候,只要你愿意放弃,都可以。”
马超不明白了,做这事儿意义何在?
他不相信自己这岳丈只是看自己不爽这样折辱自己,没必要,真这样不嫁女儿不就行了?
言靈
马超虽然畏惧吕布,但骨子里也是有傲气的,只觉一股怒气直往脑门儿上窜,当下就想转身离开,但便在转身那一刻,脑子里不禁闪过玲绮的身影和期盼的目光。
“末将愿意!”马超深吸了一口气,低头道,同时心里狠狠地暗骂了媳妇一句,为了不让你难受,你男人牺牲太大了!
“很好,此事只有你知我知,不会有第三人知晓,玲绮那里,我会告诉他你被派去做事,一月之后便回。”吕布看着马超,这个反应,还算满意,不过接下来一个月才是重点。
为了保护马超隐私,这事儿典韦是不能知道的,典韦如果知道了,贾诩、郭嘉肯定会知道,然后就会有更多人知道,如此一来,马超这一关如果没过就废了。
当下吕布亲自为马超打扮,脱去他一身锦缎,换上粗布,发髻也弄乱些,至于其他,吕布没管。
然后等到夜间吕布将马超送出府邸:“记住,随时可以回来。”
马超闷声点点头,这次也没跟吕布行礼,径直融入了夜色中。
行乞?
马超茫然的看着夜色下的长安城,以前感受到的夜色跟这一刻感受的夜色似乎有所不同,哪里不同,他也不知道,漫无目的的在长安街道游荡,不觉间便走到了家门口。
看着近在咫尺的家门,马超犹豫了一下,想到跟吕布的约定,叹了口气,并未去叫门,叫门的那一刻,自己就算输了。
虽然尊敬吕布,但这件事,他不想输,虽然他不知道这样做的意义何在,但吕布那轻蔑的眼神深深地刺痛着马超,哪怕是岳父也不行,他得争这一口气。
至爱逃妻,骗婚总裁很专情 小说
不过不回家……又能去何处?
马超漫无目的额在街道上四处晃荡,很快便遇到巡夜的将士。
“乞丐去南市那边,怎的大半夜还在游荡?”巡夜的将士不满的看着马超。
哪怕是长安城,也是有乞丐的,没办法,吕布政策再亲民,这年头,也难免还会有乞丐,或是身有残疾,或是没能分配到地,等着朝廷下一次分配,朝廷对这些乞丐也尽量宽容,毕竟眼下确实也是没办法安置。
马超闻言,转身便往南走,这么晚了,又没什么夜生活,总得有个落脚的地儿。
“真是,定是关东来的,连个谢都不会说,唉~”那巡夜的将士看乞丐转身就走,有些无语的摇了摇头,语气中带着几分厌恶。
马超身子僵了僵,他何曾受过这等屈辱?还谢……算了,先去找地儿吧。
想到跟吕布的约定,马超放弃了,默默地低头前行,途中碰到了三支巡夜的城卫,终于找到南市那边乞丐聚集地,那里是祭祀的地方,他偶尔也会路过,当时干净整洁,倒是没想过到了晚上会聚集这么多乞丐,而且还没人赶,为何不赶走?
马超不太理解,一靠近便觉一股难闻的气息涌来,夹杂着汗臭、脚臭……
当年陷阵营中的营房其实也是充斥着这种汗臭,但当时每天基本是被练到快废的程度才会回来,哪管得了那些?现在这么久了,多数时候都是养尊处优,突然回到这种环境,一下子哪里受得了?
越往里面,这味道就越重。
“兄弟,跑什么,躺下睡,能少耗些体力。”一名乞丐踹了他一脚道。
马超找了半天,最终还是在门口选了个位置坐下,他吃过早膳之后便没再吃东西,本来准备晚上回去跟妻子一起吃,谁知道……饥饿的感觉不断地刺激着他,这大概是他有生以来为数不多体验饥饿的机会,这样的日子,他得挺一个月,这还是第一天,不,这是第一个晚上,马超已经有种想要逃离的感觉了。
家中温香软玉,跟这个比起来,简直就是天堂。
不过最终马超还是摁住了这个冲动,回去……就输了,他不想被吕布看不起,默默地靠着门口,和衣而睡。
次日一早,马超是被人踹醒的,双目一开,自有一股威仪,冷眼打量着眼前这群乞丐。
“哟,这眼神儿,还真吓人!”为首的魁梧乞丐确实被马超那模样给吓到了,毕竟马超是千军万马中杀出来的,那一瞬间双目释放出来的煞气,莫说寻常人,弱一些的武将都得胆颤。
马超渐渐清醒过来,门外天尚未完全亮起,早晨的寒风有些刺骨。
默默地站起身来,马超没有理会这些乞丐,准备离开这里。
“站住!”那为首的乞丐被马超吓了一跳,却没见马超有其他动作,感觉有些丢了面子,一把拉住马超的肩膀。
“何事?”马超回头,看着那蓬头垢面的样子便是一阵厌恶,只想躲他远些。
“啧~”乞丐绕着马超几圈,上下打量着他:“我看阁下不太像我们这一行当!”
“乞丐也算行当?”马超愕然的看着对方道。
“那是自然。”乞丐看着马超道:“我看你白白净净,应该是刚刚落难吧?还有股子豪强子弟的傲气。”
马超愕然的看着他:“豪强子弟也会做乞丐?”
“其他地方倒是少见,但关中这边……我见多了,像你们这般的豪强子弟落了难,多数……”乞丐趁着马超仔细听之际,突然抬起一脚踹向马超。
马超什么人?本能的就想还击,脑海中却响起吕布的话,不准勇武,动作不由一顿。
这一顿,便被乞丐踹中了,不过马超却是纹丝不动,倒是乞丐没有踹动马超,自己失了平衡,一屁股坐倒在地,引来周围乞丐一阵哄笑。
“你敢还手!?”
马超:“……”
他觉得自己是饿傻了才会留下来听这乞丐胡言乱语,当下径直离开。
“算你小子跑得快!”乞丐也察觉到马超不好惹,冷哼一声,却是没有追上去继续纠缠。
其他乞丐见没了热闹看,嘘声一片,随后一哄而散,这祭祀庙宇平日里没人来,但白天会有人来清理,免得用的时候像个乞丐窝,他们也该出去谋生了,马超也开始了自己正式的乞丐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