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大明小學生笔趣-第四百八十四章 講究個合理性推薦

大明小學生
小說推薦大明小學生大明小学生
秦德威被母亲搅和得睡不着了,只能起来。
他走到院子里,马二就迎上来说:“老主母让小的督促着,不知老爷何时去拜访那陶真人,也好提前有所准备,以免失了礼数。”
秦德威啃着井水里捞上来的西瓜,漫不经心的问道:“那陶真人是谁啊,怎么母亲就想着找他?”
马二答道:“那陶真人名仲文,与邵国师关系不错,传闻中是邵国师的师弟,也不知真假……”
听到这个名字,秦德威愕然片刻,连瓜都忘了吃。
但凡对嘉靖朝历史稍有了解的,肯定知道陶仲文是谁啊。
一句话概括就是:嘉靖朝神棍国师二代目,嘉靖皇帝第二个精神导师,善于忽悠。
尤为难得的是,在难伺候的嘉靖皇帝面前,居然能得宠二十年始终不衰,最后善终。
退後讓爲師來
妖孽鬼相公 彦茜
别的不说,“二龙不相见”就是陶老道最经典的案例。因为他这一句话,嘉靖连亲儿子都不见了。
当然,此时嘉靖十四年的陶老道还没那么大火,还要过几年才能开始走上人生巅峰。
秦德威暗想,还没大火是好事,或许可以烧个冷灶。
便放下西瓜,又对马二询问:“那陶老道现在是什么情况,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
马二就继续说:“那陶真人也是最近才开始小有名气的,是得了邵国师的举荐,在显灵宫主持,然后名声开始传扬。”
秦德威放下西瓜,抬头看了看天,有点迟疑。
马二立刻又说:“听说那显灵宫里古木参天,凉快的很!”
那就没问题了,秦德威起身道:“现在去看看!”
马二便十分为难,提醒说:“现在没准备,只能空着手去。”
一般来说,去宫馆寺庙总得拿点礼金贡品之类的。
秦德威换了身衣服就往外走,嗤之以鼻的说:“切,咱这文曲星去看个老道,还要带什么?”
牵着马来的王大听话糊涂了,既然自家老爷对这个什么老道没多少敬重,那还去找他干什么?
不过小秦老爷干的莫名其妙的事情多了,也不差这一件。
如今京城有三个官方宫观,分别是朝天宫、灵济宫、显灵宫,位置都在西城,所以距离不远。
所谓官方的意思,就是朝廷给发补贴养着,需要办事的时候就从三宫里征召道士。
嘉靖皇帝崇信方道神仙,目前的国师是邵元节邵真人,统领三宫及道教事务,一般亲自坐镇最大的朝天宫。
显灵宫就交给了陶仲文提点,这也是今天秦德威要去的地方。
然后秦德威就发现,显灵宫居然和教坊司西院紧挨着。路过他不熟的西院几条胡同,北边就是显灵宫了。
虽然秦德威心里想着陶真人现在不火,但那是跟“国师”这种成就相比较。
实际上,陶真人现在提点官方三宫之一,又与国师邵元节关系友善,混得不算差。
已经称得上宗教界成功人士了,或者美其名曰,称得上得道高人了。
秦德威母亲周氏根本就不认识陶真人,也没来过显灵宫,只是听说了陶真人大名而已。
但周氏又觉得自己出面,请这样一位“高人”祈福还差点意思,所以才让儿子秦德威出面。
文魁状元,身份就是这么超然!
在整个京城,除了皇宫,秦德威无论登门找谁,都不会被认为自不量力,或者身份不匹配。
所以在显灵宫山门,值守道士听到秦德威报出来历,立刻一边将秦德威请到前院偏殿,一边向陶道长禀报去。
而秦德威进了院子,感觉是挺凉快,又在西殿门前看到了一颗柏树,有一枝分叉居然委地而长,宛如帘幕。
据说这是京师七大奇树之一,秦德威便绕着柏树参观了几眼。
此时显灵宫后殿,陶仲文陶老道正在儿子的陪同下,与几个道友说话。
听到禀报说,今科状元秦德威突然造访显灵宫,众人齐齐意外。
随即陶老道立刻对道友们说:“我去更衣见客,诸位道友请自便!”
其他人都很理解,没有人觉得陶道长这样不礼貌。大家都是吃神棍这碗饭的,明白其中的意义。
对于僧道这种宗教人士,名声就是最大的资本。与名流的交游,就是一种扩展名声的方式。
举个例子,知道苏东坡的,基本上也都知道佛印和尚。
那秦德威既是文魁状元,又是江南诗霸,绝对的名流人物。
先前他并不认识陶道长,却突然现身在显灵宫,极有可能是慕名而来。
这对陶道长而言,就算是一个机遇。
而陶老道一边更换道袍,一边打着腹稿,不停琢磨着见了秦状元怎么说话。
基本原则就是,既要展示出自己世外高人的逼格,又要不动声色的奉承对方。
简单地说,就是既当又立。
然后有意识引导着双方实现良好互动,达到商业互吹的目的,并结下长久的交情。
如果连状元都是自己的信徒,那自己在宗教界的名望立刻就能上涨一大截!成为邵国师之下的第二人也并非不可能!
就是这种人情世故的分寸拿捏十分不容易,但陶道长对自己有信心!
六十岁的年纪也不是白活的,连国师邵真人都对自己亲近,还能拿不下一个十七岁少年?
想到这里,陶老道忽然更有信心了。
以那秦状元的身份,去拜访邵国师都有资格,但却主动来自己这里造访!
这说明了什么,很有可能秦德威已经开始仰慕自己方外高人的名声!
换好道袍,陶老道唤来儿子陶世同,“走,与我同去迎接那秦状元!”
陶世同便异议说:“我去迎接便可以,何须劳动父亲仙体?上次那黄侍郎过来,也没见您出迎。”
陶仲文摇了摇头,这儿子是个实心眼,只怕以后难以继承衣钵。
叹口气道:“你不懂,各人有各人的缘法,不可一概而论。”
秦德威这样少年得志的名流,大都气性大,如果感觉受了慢待,往往会扭头走人。
所以上来就装逼摆架子,坐在里头等拜见,大概率会导致弄巧成拙。
正确的方法是,要先稍稍放低姿态出迎,将人接引进来。
等他坐稳不好意思走了,再关门装逼拿出派头,展示得道高人的风范。
计议已定,准备周当,陶仲文老道长就挥洒着飘飘大袖,出迎到前院。
“无量寿!秦翰林今日光临,贫道有失远迎!”陶老道对着秦德威招呼说。
还在参观奇树的秦德威转过身来,打量了几眼,神情稍显疑惑的问道:
“恕罪恕罪,在下对此地不熟,也不知此地都有何等人物。敢问仙长乃何人也?”
陶老道:“……”
像是当头被泼了一盆凉水,纵然他准备了十八套腹案,也没料到对方开场是这么一句话。
兴冲冲的跑出来迎接,结果对方压根不知道自己这个人。是不是有点自作多情了?
陶老道恍恍惚惚,下意识自我介绍道:“贫道神霄雷法陶仲文,现奉命提点显灵宫。”
随即又问道:“秦翰林所为何来?”
他就搞不明白了,你秦德威连陶真人的名号都不知道,那造访显灵宫是干什么来的?
秦德威还个礼道:“在下习有望气观人之术,方才在外面路过贵宝地时,看到些东西。便惊异非常,故而忍不住进来叨扰。”
陶老道:“……”
他准备了十八种套路,没一种能对应上。
所以陶老道决定,以静制动,以不变应万变。只睁大老眼,看着秦德威不说话。
秦德威突然伸出手指,指着天空说:“在下在远处望见,显灵宫上方有五彩祥云!”
然后秦德威又靠近了陶仲文,热切的说:“本来在下正疑惑不解,这祥云到底应在何人,直到看见仙长!”
陶老道心里产生了一丝丝错觉,到底谁的职业是神棍?拿这话忽悠自己堂堂一个道长是几个意思?
出于职业自尊,陶老道忍不住阻止说:“秦翰林休要取笑贫道!”
秦德威却不听劝阻,急忙说:“在下又观仙长之相貌,富贵之极!”
班门弄斧!关公庙前耍大刀!陶老道觉得,秦翰林闯进显灵宫给自己看相,简直就是故意砸场子来的!
还踏马的如此不专业,简直就是侮辱人!
“你够了!”慈眉善目仙风道骨的陶老道也有点生气了,天尊也有火啊!
秦德威完全不在意老道长的火气,“在下绝对不会看错!老仙长你将来必定位极人臣!
更具体的说,是敕封国师真人,官授尚书,兼领少师少傅少保三孤,还有伯爵勋位!”
陶老道:“……”
对一个年已六十、不知哪天就飞升的老道士说这种话,还能更荒唐吗?
现如今,把神棍道士职业做到极致的邵真人,也就是国师礼部尚书而已了。
一个道士还兼领三孤?还封伯爵?扯犊子呢!
跟一个神经病有什么好计较的?陶仲文叹口气,语重心长的说:“年轻人听贫道一句教导!
你所能见闻到的事情,不见得全都合情合理,不可思议的诡异太多了。
但看相算命时,一定要讲究个合情合理,不然谁会相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