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萬法無咎 txt-第四十章 正反因果 寶物玄機閲讀

萬法無咎
小說推薦萬法無咎万法无咎
两人均已离去,空留一片怅然。
此时越衡阵营的诸位真君、弟子欢欣鼓舞,自不必多说;就连原陆宗、藏象宗、真昙宗、四御门的诸位,观其情致,可谓十分复杂难言。
无形之中,归无咎与八宗结下了一场不小的因果。
那“剑格”枷锁,魏清绮、林双双、木愔璃、杜念莎四人感受稍轻,云千绝、沈湘琴、符凝锦、尹九畴四人所承受的副作用更加显著一些。
但这不仅仅是八人之事,而是整个八家宗门的事。
那些距离圆满境较远的八宗弟子,自此面对辰阳剑道时,心中自然背负了一重桎梏。原本“剑格”奥秘混同世间、不可捉摸,其实也等同于没有;而如今轩辕怀将其点破,这份影响力就变得真实起来,随着你心中之信念而历久弥新。
其实就其影响力之大,说方才轩辕怀之举是辰阳剑山一举压服八宗的终极谋算,也无人不信。
若非形格势禁,且辰阳剑山实力实在雄厚,原陆、藏象二宗未必就会隐忍接受。
虽然,轩辕怀在对林双双交手时说了四个字:“道无止境。”
意在昭示其心意之高远,无意于、亦不屑于单单以九宗称霸为念。八剑既出,只是自然结果,而非处心积虑。算是轩辕怀破例的解释。
只是有一条轩辕怀并没有说——
他虽是无心,但他在追逐大道的路途中信马由缰,有所践踏处,便如踩死了几只蚂蚁;他也不会刻意低头,加以怜惜。
其余八宗若不能打破“剑格”的桎梏,在轩辕怀看来便是你自己无能,他并不会好心帮你解决问题。所以从客观结果上看,亦完全符合辰阳剑山制霸九宗、唯我独尊的心念。
主客之间,构成了统一。
但是没有想到,这道枷锁竟被归无咎打破了。
如此一来,各大宗门不但未受束缚枷锁,反而在道术演化上极大的前进了一步。尤其是尚未完道的幽寰、四御、真昙、盈法四宗,孵化积累的准备工作竟全部在和轩辕怀、归无咎的两战中完成,剩下的,只是对于“关口”的突破。
琉璃天上,姜成鹿忽道:“直至此时,某之心意方得畅达。算是欠了贵方一个人情。”
东方晚晴道:“大可不必。胜负之外,是天翻地覆,不藏丝毫间隙。纵有人情,也无处去使。”
诸永宸闻言默然。
姜成鹿此言,分明是极隐晦的表达了自己的不满。
其实他倒是多虑了,姜成鹿亦是讲求剑心唯一之人。轩辕怀能够将道境之后的微妙存在,提前提炼出来,在元婴境的比斗中彰显效用,那是他自家本领高超。
姜成鹿之心意不畅,在于原陆宗受到的损失,而非推根溯源,迁怒于人。
此时,前来观战的宾客一行,十有八九都是目光遥遥望着天中那玉柱天门,怔然出神。
……
归无咎越过那界限之后,抬首四望。
周遭其实并未有丝毫变化,青天白云、气息播流,门内门外皆是一致,并未有穿过门户,便宛若进入一方莫名小界的感应。甚至俯身去看,参与五百年之会的数十人及宾客众,也都清晰可辨。
只是从他们茫然的目光中,可以判断出归无咎看得见他们,他们却看不见归无咎。
放出神意感应,亦完全感受不到空间结界的边界一类。
如此层次的空间妙法,委实是归无咎既往知见中所未有。
目光扫视,立刻便寻见了轩辕怀。
以归无咎无限精确的神意感应,轩辕怀只相距他约莫二三里远近;但是从视觉效果上,此时轩辕怀在归无咎目中只是一个芝麻大小的小点,俨然是相隔百里之后的“尺寸”。
这份感受之差异,同样只得回味。
归无咎再不迟疑,纵起遁光靠了过去。
走近一些,那景象却更令他惊诧。
剑气纵横,深邃悠远,碰撞极为激烈。一鼓一荡、一呼一吸,一浮一沉,分明是与人交手的迹象。且看这战况之激烈,轩辕怀的对手,竟似与他斗了个平分秋色。
归无咎眉头一皱。
他倒不是惊诧于此间尚有人在——而是与轩辕怀交手的那人,所施展的神通令归无咎十分熟悉。
感应万物,心意涟漪;震荡反复,寄情藏机。
雨涼 小說
这分明是空蕴念剑。
立刻走到近处时,万象已消,轩辕怀转身一望,似乎对归无咎来得如此之快稍稍感到惊讶。
口中言语并未掩饰他真实心意:“归道友好快的速度。不过此间所谓‘机缘’,与事先所料完全不同;你就是晚来上一日两日,也是完全来得及的。”
归无咎轻轻一点头,缓缓道:“看来轩辕道友已寻到了机缘,只是暂时不能采取。”
同时定睛观望。
轩辕怀身前不远处,有一株碗口大小的四叶草浮在空中,异常显赫。
叶尖嫩黄,愈至中央颜色愈深,最中央一团,是璀璨夺目的血红。叶身狭长,当中叶纹极细,但却无端给人以一种“仿佛修道人经络骨骼”的感受,似乎蕴藏这不磨不坏的力量。
除了这一丝异感外,其余性相、气质、都是普普通通,好似真的只是一株凡叶。
若是空蕴念剑大成之前的归无咎,又甚而是四位天尊在此,都未必能够发觉出此物的不凡。但当归无咎心意攀升至悟得空蕴念剑那一瞬的超妙境界时,心中立刻生出了百分之百的信心——
此物就是先贤布置的“宝物”。
超級女婿
埋伏下此物的人,行事风格倒是朴素简明,直接将其安放在最显眼的地方,而非将其藏在某个角落,为难于人。
归无咎想了一想,尝试伸手去摄拿。
但这一捞却捞了一个空。
他的四根手指,自四叶草中“穿过”,仿佛此物并不存在,只是投射于此的一道幻影而已。
然归无咎心中深知,这的确是真实存在之物。
归无咎的手掌完全经过后,又发生奇妙的变化。
武逆九天 小龙卷风
这“四叶草”立刻被一只尺许大小的光球包裹,然后投影万千,化作一个个几乎完全真实的人形,犹如水中涟漪,反复变幻。
示现的人物形象,都是归无咎的老熟人——
玉离子。
秦梦霖。
黄希音。
御孤乘。
……
这四人只是一闪而逝。
接下来犹如残影者,存在时间较这四人更短。若非归无咎目力惊人,难以分辨其应当是魏清绮、李云龙、申屠龙树、林双双等人。
但所有的人像加起来存在的时间,不过两三息。
随着画面骤然静止,归无咎面前端立一人,温润深邃,面上含笑,又有厚德载物之象,虚无缥缈之形。
乍一看去,似乎有些面生。
但观其神韵,不是轩辕怀,更有何人!
只是这个“轩辕怀”,似乎将他的两大形象——抽象线条之象和憨厚少年之象——结合了起来。
归无咎目光左右一望。
饶是轩辕怀真身在此,以他世间至为高明的眼力,亦察觉不出两人是一真一幻。
那新近出现的“轩辕怀”更不多话,右臂一张,已然出现一柄玄妙至极的等身巨剑。
剑尖一垂,疾刺而来。
其剑意之深邃精纯、浩瀚精微,与轩辕怀真身出手,没有任何差别。
归无咎念头微动。
若是接这一招,真正的“轩辕怀”也同时出手,那么等若他与两个轩辕怀一齐战斗,这是决计不成的。但是若视而不见,那一剑又真实不虚,并非幻象,徒然自欺欺人。
归无咎回忆入境之后的所见,立刻悟得破解之道。
他心意一“合”,将有关这“四叶草”的念头全部拂去。
果然,那“轩辕怀”的剑道神通,以及其“本人”,完全消弭其形。
此时此刻,归无咎当然也明白了。初入此境时,感受到轩辕怀在和一个与他旗鼓相当、却是使用“空蕴念剑”的对手交战,意味着什么。、轩辕怀的对手,应当是另一个“归无咎”。
轩辕怀忽道:“看清原委始末,再交手也不迟。如何?”
归无咎略一沉吟,笑道:“正当如此。”
二人都看出来了。
其实这四叶草看得见,摸不着,并非因为其是一道幻象虚影。此物真实不虚是毋庸置疑的,之所以触手不能及,乃是因前贤施加了极高明的手段。
说来和林双双的道术有些相似,其身处于一个独特的时间线条之上,横亘过去未来。若不得其时,所观者便是虚影空照。这是较气机法力强弱更高一层的手段了。
而以归无咎、轩辕怀的道术境界,可以以心神锚定此物向前回溯,一如轩辕怀战胜林双双时所用的战法,最终望见此物之原始。
其实归无咎刚进来时,轩辕怀正打算如此做,只是被归无咎的出现中断了。
归无咎、轩辕怀二人一同凝立,化作两道人像。
时间仿佛停止了流逝。
在这个过程中,归无咎、轩辕怀二人对于时间流速有着清晰的把握,现世一个刹那,便能追溯一年之久。
到了约莫“三十六万年”的节点,二人都不约而同振作精神。
此物根脚,到底是九宗哪一位大能的手笔,就要水落石出了。
但出乎意料的是,此间依旧宁静已极;推溯过程亦并未中止,归、轩二人之神意纵步向前,将“三十六万年前”这个时间点远远甩在身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