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小说 諸界第一因-第276章 再無短板!(第三更)讀書

諸界第一因
小說推薦諸界第一因诸界第一因
吸铁石……
望着段冷捧着的玄石,杨狱有些出神。
这玩意,有叫慈石、也叫磁石、也有叫玄石的,因地区朝代而有区分,然而,其量是很大,且运用也是很广泛的。
可正因为它太常见,杨狱才下意识的忽略了,而此时望见这玩意,他心中顿时就是一震。
只是,这玩意,是石头吗?
当然,别人认为是不是不重要,重要的是,融金炼体这门神通如何判定……
呼!
杨狱伸手握住了这枚玄石,催使起了融金炼体神通。
旋即,他的眼神就亮了起来,随着神通的催使,他感应到了丝丝缕缕的黑气,其来处,正是这枚玄石。
可行!
看着出神的杨狱,段冷的心中有些忐忑起来,这样的大人物,总不能说话不算话吧?
梧桐斜影 小說
他说不同于不同石头,且有着奇异的能力,这玄石完全符合啊!
“不错。”
杨狱收敛心思,微微点头,一伸手,桌上就多了三锭黄金,金光闪耀,吸引来了诸多眼神。
玄石的确不是罕见之物,他自己也只是一时间没有想到,但答应的黄金,他自然不会食言。
若不是段冷点破,他不知几时才能想到,这就是所谓灯下黑了。
“都,都给我?”
段冷整个人都哆嗦了一下,满面潮红,旋即想到了什么,快速收起黄金,压着心中悸动又是一抱拳:
“多谢大人!”
这感谢,真心实意。
这年头,多得是说话不算,见利忘义之人,如面前这位大人一样的人,着实太少了。
南部檔案
要知道,他是可以反悔的,因为玄石虽然不算多,可也不算少,就现在这年月,买上千百斤,也要不了一锭黄金。
“说好的交易,自然不能反悔。”
把玩着这枚玄石,杨狱归心似箭,却还是嘱咐段冷为他收集玄石以及其他奇石,而连段冷都没有发现,他的声音大了许多。
不知茶馆内,便是外面长街也有不少人听得清清楚楚。
城中半个月的清洗,可以吓住大部分人,却不能吓住所有人,为财死的人,无论什么时候都不缺。
段冷人高马大,但也不过换血一次而已,若自己不为他背书,只怕过几日就似在街边了。
“大人放心,在下必定全力以赴!”
黄金的刺激下,段冷摩拳擦掌,颇为兴奋,也不多说,重重的一拜,转身就去到大街上,大声呼喝着收购玄石。
杨狱饮尽杯中茶水,放下银钱,等段冷收购了一批之后带上,又嘱咐了他几句,方才起身回客栈。
城中缺水,杨狱已多日不曾药浴,好在他服气法有成,身感成就之后,周身毛孔都可自由舒张,灰尘不可及体。
否则月余不洗澡,他着实也受不了。
要知道,他每次打起来都是尘土漫天飞……
“杨大人!”
煉獄
刚进客栈,未等杨狱回房,就有人唤住了他,一个面色沉稳的中年人走来,见得他微微一抱拳,递给他一封信。
“此信自青州而来……”
说罢匆匆退去。
杨狱眉头微拧,撕开信件,皱起的眉头顿时舒展开来。
这封信,来自魏河。
黑山城大乱之后,魏河高升锦衣卫百户,不再是暗子,但他还是留在了黑山城,直至安置好了所有事,才动身去了青州城。
“……有你留下的东西,你家婆婆的身子大好,不再那般干瘦,但还是思念你,若得空,回去看看。”
“你五哥断了一笔后退出了六扇门,不过,由老夫运作,当上了县丞,有他在,你家婆婆安危不必操心。”
“这一路,老头子净听到你的名字了。好小子,果然不是池中之物,这才多久就一飞冲天了!”
“青州居大不易,可怜老头子这点银子啊。”
“回来了,咱爷俩喝一杯……”
……
薄薄的一封信,杨狱一眼扫过就看完了,不过他却翻来覆去的看了好多遍。
“两年过去了,老爷子还是没找到,婆婆身子好了,可晚上怕是还要偷偷哭,小老太太本就爱哭,我还不在身边……”
“五爷这性子也能做县丞吗?”
“老魏头去了青州,啧,这一路上听到我的名字,不知什么反应?”
“老爷子他……”
回想起过往的点点滴滴,杨狱心中温热,思念,自言自语了好一会,才小心翼翼的收起信件,放进了芥子空间。
芥子空间不大,因为他所容纳的空谷石太少,而且还要分成两半,以做储物与对敌的区别。
信件被他放在深处。
然后,他先去了李二一的房间,刚推开门,半睡半醒的老小子就被惊醒,似做了噩梦般张牙舞爪。
“是我。”
杨狱伸手抓住他的肩膀,内息催吐,平复了他的惊慌烦躁,叹了口气:
“老李,你还是得登台,老一个人闷着,不是事。”
大半年的饥民生涯,彻底摧毁了李二一心中所有的安全感,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后遗症,惧人,喜欢阴暗的角落。
这是严重的心理创伤,他知道,但没法治,只能开导,让他自己走出来。
“登不了台了,登不了台了……”
李二一神色黯淡。
不要说登台,只要想一想那个场景,他浑身就在打颤,除了杨狱,他不想见,也不敢看到任何人。
“我还没听你说过完整的‘西门大官人’,水浒传也没听完,怎么就登不了台了?”
杨狱为其盖上被子,笑道:
“我认识一个医术了得的大夫,等她来了,只需要轻轻一按,你就什么也不怕了……”
“嗯……”
在杨狱的注视下,李二一昏昏沉沉睡去,这几天,他也根本没有睡好,只有这时候,才能安心睡下。
“青女……”
望着睡梦中时而狰狞,时而惊惧,时而惶恐,时而抽搐的李二一,杨狱深深吸了一口气,方才压下心中涌动的情绪。
短短大半年,李二一已几乎崩溃,可德阳府,如他一般的饥民,流民,何止百万?
被饿死,被杀死的,又有几多?
“无论你是谁……”
杨狱按下心思,回到自己的房间,这时,段冷也送来了第二批玄石,两批加起来,足有百斤之多了。
送走段冷,杨狱合上房门,盘膝坐于蒲团之上,看着眼前摆放整齐的玄石堆,微微点头。
玄石具备的磁力,在他看来,是不逊色于空谷石的,潜力可说是极大。
而且,其本身的质地也比空谷石要坚硬许多。
更重要的是,玄石并不稀少,量足够大,足够他整体体质达到一个蜕变,或许达不到圆觉老僧那种金刚不坏的地步。
却足以弥补他此时最后的短板,横练。
呼!
心思转动间,他双手前伸,搭在了玄石堆上。
融金炼体,发动。
嗡!
神通念动则发,顷刻间,杨狱再度感知到那丝丝缕缕的黑气,随其心念一动,就没入了他的双手之中。
继而,以一种莫测的轨迹向着周身各处细微之处蔓延。
嗤嗤嗤~
黑气入体,远比熔炼空谷石之时还要剧烈的多,剧烈的刺痛瞬间从他的全身各处传来。
凌天戰尊 風輕揚
“呼!”
杨狱神色如常,心神沉凝,内观己身。
他的感知提升后,内视越发的清晰,甚至可以精细到具体某一根血管。
随着一块块玄石化作齑粉,痛苦越发的剧烈,而杨狱也终于捕捉到了身体的变化。
这个变化,似是从极为细微,他都察觉不到的地方开始,渐渐地蔓延到骨骼、经络、皮膜、血管、脏腑……
勾指起誓
“不止是体质的变化……”
模糊的念头在心中闪烁,杨狱有些惊异的发现,随着黑气的没入,体质的缓慢强化,不但没有感受到沉重。
反而感觉得一股难言的轻松感,好似整个身子变得越来越灵动,甚至于,体表与空气的摩擦,都变得细微起来。
这是,磁力?!
……
……
呼!
吸!
一座荒山之上,王景奇盘坐一块卧牛石上,面向朝阳,吞吐内息。
以他为中心,所有的龙渊卫皆蛮细而坐,缓解着多日奔波的疲惫,恢复精神与体力。
扑棱棱~
突然,远处传来气流呼啸声。
周四离心中一动,睁开眼,云头处,一只巴掌大的翎鹰如箭矢般俯冲而下,随着他一抬手,落在他的手臂上。
“去吧。”
取下信件,投喂了一礼补血丹,任翎鹰自去,周四离上前一步,递给了刚刚睁开眼的王景奇:
“徐老大人的信……”
“嗯。”
王景奇打开信件,刚看了一眼,就冷哼一声:
“六扇门果然是烂到了根子上,难怪哪啊方其道迟迟不现身!此次事罢,非要那他给灾民抵命!”
“发生了何事?”
周四离问道。
“杨千户突袭了六扇门,夺取了卷宗,发现六扇门据点根本没有被拔掉,而且……”
王景奇言简意赅,说出信件上的内容。
“好大的胆子!”
一众龙渊卫听着,皆是震怒。
“不止方其道,那位聂州主,只怕也不干净。”
周四离面色一冷。
“聂文洞的事,咱们管不了,他背后的人……”
王景奇微微皱眉后长身而起,一众龙渊卫也皆随其而动翻身上马:
“出发,猿鸣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