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玄幻小說 小閣老笔趣-第七十六章 初審閲讀

小閣老
小說推薦小閣老小阁老
沈应奎之所以让李守忠和高达扮兄弟,主要是情报显示,江南集团有意防范宗族势力在海外继续作祟,所以越是同乡同村亲戚朋友,越会被打散分配。
只有都来自同一个小家庭的,才会确保能被分到一起,这样互相好有个照应。而且这俩人从小一起长大,也不用担心会穿帮,所以沈应奎也没给两人再编什么身世。假话这种东西,当然假的部分越少越逼真了。
考虑到万一有人认识他们,所以沈应奎才分配两人到千里之外的兰州来报名……
两人正搁那儿不安呢,便见前头一个单身的男子被轰了出来。
“你们好没道理,老子单身怎么就不能移民了?”那流里流气的男子兀自不忿的对推搡他的保安道:“瞧不起老子怎么着?”
簽到千年我怎麼成人族隱藏老祖了 超喜歡吃辣椒
跟在保安后面的一名办事员冷笑道:“省省吧,牛三,当我们不知道,你是欠了赌债没地儿跑了吧?”
“少血口喷人,老子没欠债!就是欠了咋么?又不是欠你们的!”见被认出来了,那牛三撇撇嘴,气焰消了不少。
“就冲你这胡搅蛮缠的劲儿便不成!赶紧滚蛋,别挡着门口。”办事员冷哼一声,吩咐保安道:“再聒噪,送去官府枷号!”
凌天劍神
“是!”保安应一声,撸起袖子就要拿人。
“算你们狠!”那牛三这才骂骂咧咧去了。
看到这一幕,排队的百姓一阵骚动,担心自己也被撵出来。
卡菲醬的悠閑時光
“诸位父老不必担心,我们只是预防混进来害群之马。”那办事员对民众的情绪了若指掌,换上副和蔼的面孔,拱手笑道:“诸位皆是遵纪守法、勤劳忠厚之辈,我们敞开大门欢迎。”
“我们都是好人,好人。”百姓忙点头如捣蒜道。
“你咋么?筛糠似的?”李守忠却发现高达有些不对劲。
“姐夫,咱不会也被看出来吧?”高达擦擦汗,凑在他耳边小声道:“要不咱回去吧……”
“叫俺哥!”李守忠狠狠等他一眼,低声道:“要专业!”
“哎,哥。”高达缩缩脖子。
“你个怂虱子,额真鄙视你。你不想娶额妹了?你不想娶额妹,额还想娶你姐。木钱咋办事?得支棱起来!”李守忠呵斥小舅子两句,又小声安抚他道:
“放心。人家咋教滴?你都忘了?!他们是不要街溜子,咱们像吗?”
“不像。”两人对视一眼,还街溜子呢?他俩从西安一路讨饭到了兰州。天寒地冻的走了上千里,身上褴褛的袄子都成碎片了,腰间勒根草绳,手里拿个破碗,手上脸上耳朵上全是冻疮,又黑又红,要多凄惨有多凄惨……
“待会儿你个怂莫言语,俺就让你看看,什么叫干一行爱一行!”李守忠哼一声,大包大揽过去。
“哎,哥,你真行!”高达佩服的五体投地。
~~
一个多时辰后,终于轮到他俩了。
两人被引入一间炉火通红的接待室,在一张长条桌前站定。
为了提高效率,让百姓少受冻,移民办的专员和副专员,在两间接待室分头受理申请。
他俩运气不错,没落在经验丰富的站长手里……
桌子后面,负责初审的副专员用带着吴音的官话问道。
“你两个姓名,年龄,籍贯,关系。”副专员问完,却迟迟听不到回答。
只见李守忠也满头大汗的筛起糠来。
“你怎么出这么多汗啊?”年轻的副专员扶一扶鼻梁上的眼镜,审视着这俩乞丐模样的男子。
进来前,两人被要求洗过手和脸,虽然两盆清水洗成了墨汁也没洗干净,但终究能看出庐山真面目了。
“热。”好一会儿,李守忠才从嗓子里硬挤出个字眼。
“热你发抖干啥?”副专员好笑道。他见两人面容憨厚,畏畏缩缩,毫无心机的样子,便放下了警惕。
老实巴交的乡下人,咋一被煞有介事的盘问,发抖结巴,说不出话来都是正常的,口齿伶俐才值得怀疑。
“馁别紧张,额是问,馁叫个啥子,多大,哪海儿来,啥关系么?”副专员便用生疏的陕西话,重复一遍问题。
“俺叫李守忠,今年二十,榆林米脂怀远堡人。”李守忠擦擦汗,这才结结巴巴道:“呢系俺弟,李守孝,十八。”
“那似俺哥。”高达忙点头不迭。
“馁家旁人哩?”副专员问道。
“都没了……”李守忠神情一黯道:“去年闹疙瘩瘟,俺爹俺娘俺妹子,全都没了。就俺哥俩跑出来,一路要饭来了这儿……”
说到后头便呜呜哭起来。高达想到自己这一去,不知何时能再见到爹妈还有未婚妻,也跟着哭。
副专员闻言,跟一旁记录的办事员相视点头。疙瘩瘟就是鼠疫,去年榆林闹鼠疫他们是知道的。便愈加不疑有它了。
“在家原先干啥的?”
“种地。俺哥俩都是好手。”李守忠说着跪在地上哭道:“求老爷收留啊,俺哥俩啥都能,不要工钱,有口饭吃就行!”
“快起来吧,起来吧。”副专员起身绕过桌案上前,拉起李守忠来,看看他两手的老茧,还有常年拉犁造成的驼背和脖子上的茧。
便回到长条桌后面,用酒精棉擦擦手,坐下道:“移民是件大事,决定了就不能轻易反悔。所以我们得签一个十年之约。十年之内是不可以回国,也不可以在海外迁徙的。”
“啊,十年?”李守忠和高达震惊的张大嘴。这个他们真不知道,也不知是东厂没打听到,还是故意不告诉他们。
“这是移民,不是过家家。”副专员淡淡道:“路上就得几个月,还得隔离,检疫,适应,培训,这头一年基本就是吃白饭。第二年啥都不上手,第三年才能渐渐像个样子。得第四第五年才能给集团做贡献。时间短了能行吗?”
“探亲也不行吗?”高达小声问道。
“你家不是人都死绝了么?”副专员微微皱眉,升起一丝狐疑。
“俺就是问问。”高达自知失言,缩缩脖子。
“俺弟还有个定了亲的婆姨。”李守忠忙补救道:“其实俺也有。可疙瘩瘟一闹,不知道死活了。”
“这样啊。”副专员点点头道:“原则上可以给探亲假的,不过这一来一回,得一年多功夫,所以名额很有限,到时候得看表现。”
说着他看看墙角的座钟,有些不耐烦道:“要不两位再考虑考虑?”
“不用了!”李守忠咬牙道:“都活不下去了,还想那些有的没的干啥?”
“令弟呢?”
“俺……”
“他听我的!”李守忠拉他一把,不让高达说话。
我與龍的日常
“好。我再跟两位说一遍,海外绝不是太平世界,疫病、海盗、生番、毒蛇猛兽,哪样都能要了你们的命。所以从按下手印开始,必须要无条件服从命令。违反是会受到惩罚的。”副专员丑话说完,将助手拟好的两份契约推到两人面前。
“同意就按手印吧。”
俩人都不认字,也没啥好看的,李守忠便干脆的按下了手印,又硬按着高达的手指头,按了上去。
“一份你们自己保留。”副专员将另一份放入一旁的文件篓中,吩咐保安带他们到后头去,洗澡吃饭换衣服。
李守忠千恩万谢之后,拉着不情不愿的高达出去了。
两人出去后,副专员打开一本黑色硬皮的册子,这是保密局下发的移民情况初评册。
他便逐行填写了两人的姓名和基本情况,笔端在‘初评登记’一栏上悬了一会儿,方写下了个‘乙’。
~~
那边李守忠和高达跟着到进到移民办内里,发现可比外头看起来大太多了。
原来移民办买下了整条后巷的所有民宅,又按照为一千人进行初步洗消、暂时安置的标准进行了改造。
其实。这个年代兰州房价十分低廉。十两银子就能买套四进的大宅子。移民办购置这些房产统共没花几百两,还不够改造费用的十分之一呢。
兄弟俩被领进隔成数间的穿堂中,在里头操持的是移民办在当地的雇工。
兰州两办在编的办事员加安保不过才十人,这点人手忙起来自然完全不够。所以大量雇佣了当地人帮忙。
平时还好说,这大过年的就是给三薪人家也不愿意来啊。所以移民办等到初六才凑够人手开门,还又给雇工们包了大红包……
唉,外派工作难干啊,不是求爷爷,就是告奶奶。
第一间屋里的雇员都戴着大口罩和手套,瓮声瓮气让两人将随身物品全都交出来。
“是所有的,一样不准藏!放心,全面消毒之后,还会还给你们的。”
俩人是扮成要饭的来的,哪有什么随身物品?
“缺口粗瓷破碗两个,枣木棍子两根,铜钱四枚……”这就是两人全部的物件了。雇员高唱着记下来,将这几样东西放在个篓子里,然后把块写着奇怪数字的木牌递给李守忠道:“随身带好,这上头的数字,就是你们在这里的唯一代号了。”.
李守忠接过木牌,两人懵懵懂懂进了下一间。这间屋的温度要高不少,因为有个敞口的大炉子,在熊熊燃烧。
“全身脱光,衣裳一件不留,都投进去。”一个大妈看着两个后生,嘿嘿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