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最初進化-第一百一十四章 終復生分享

最初進化
小說推薦最初進化最初进化
不仅如此,这九名金甲卫士更是同时侧过头,对准了方林岩看了过来,那目光当中充满了杀机。
“我TM要被你害死在这里了。”
方林岩忍不住在心中绝望的哀嚎了起来。
不过他绝对不是束手待毙的人,强撑最后一口气站了起来,准备进行最后的挣扎。
就算是死,也要死在进攻的路上!!
但多过了几秒钟之后,方林岩就发现,这些仿佛门神一样站着的家伙居然还是一动不动!
方林岩心中涌出了一丝诡异的感觉,然后试探性的走了上前去,发觉这九名金甲卫士依然似雕像一样矗立在那里不动,唯一能动的就是他们的眼珠……
“这是什么鬼?”
方林岩终于松了一口大气,然后忍不住继续在心中道。
莫比乌斯印记很快回话:
“这是清风的恶趣味,这九名金甲卫士的本体乃是他平时闲暇时候练手制作出来的机关人,拥有囚禁生魂的能力。”
“一旦回天坊这边抓到了试图觊觎甘露元胎的人,清风就会将之抓了起来,然后将其魂魄抽离,注入机关人的体内,将之放到了道藏库的大门口。”
“清风的目的就是让这些人可以看到谋求的甘露元胎,却永远都是咫尺天涯,可望而不可即。如果你现在被抓住的话,那就很有可能加入其中,成为第十具机关人。”
面对莫比乌斯印记的调侃,方林岩却并没有回答,因为他这时候已经一瘸一拐的从这群悲哀的金甲卫士当中穿了过去,眼神已经停留在了大门的内部。
这里面可以说是朴实无华,就是一个石洞而已,唯一的装饰品就是下方的那个玉台,通体纯白色,远远的看去果冻感都很强烈。
在玉台上方有一尊盘坐的白玉美人雕像,通体晶莹无瑕,严格说起来,这雕像栩栩若生人,甚至就连嘴角那一丝笑意都被刻画了出来。
但是,这一切都被方林岩无视了!他此时眼中只有一件东西,那就是被白玉美人捧在了怀中的那团仿佛云雾缥缈一般的东西。
这东西方林岩之前已经在蜃珠制造出来的幻境当中见过了一次,这就是甘露元胎!
一件玄之又玄,并且看起来又充满了矛盾的神奇物品。
它似是有形,却又无形,
它时而天真无邪,时而阴森恐怖,
它时而化为幼稚无知的懵懂孩童,时而变成扭曲痛苦的凄厉鬼魂。
甚至连带周围的环境,看到它的人都会受到极大的影响,伴随着它的形体变幻而变幻…..
方林岩深知反派死于话多的道理,三步并作两步就走上前去,直接伸手就去取这甘露元胎——-结果这伸手一捞之下,居然发觉手指直接穿透了过去,直接摸了个空。
这一瞬间,方林岩的心就沉了下去,感情这玩意儿只是个幻象吗?
最強 劍 神 系統
好在莫比乌斯印记知道他现在焦躁无比,很贴心的在视网膜上打出了一个下箭头,这时候方林岩才发现,原来在这雕像的胸口那一对“不可描述部位”的中央那条沟当中,漂浮着一个奇特的仿佛丸药的东西。
这玩意儿第一眼看去就像是个荷包蛋的形状,不过仔细看去,里面却仿佛有繁星点点,有无数气泡在不断生灭,每个气泡都仿佛是一个小千世界,其颜色也是呈现出了玉色。
靠近了之后空气当中也是充满了一种奇特的味道,那味道说不上好闻,但不知道为什么,身体会情不自禁的做出“深呼吸”的本能反应,仿佛将那味道多吸入一点儿都是好的。
这一次方林岩绝对不会认错了,再次伸手一捞,终于将这东西抄了起来,指尖上顿时传来了一种独特的温凉触感,然后眼前就出现了提示:
“契约者cd8492116号,恭喜你成功获得神器级物品:甘露元胎。”
“产地:本物品只会在黄金支线难度的西游世界中产出。”
“稀有度:SSS。”
“类别:道具/未知奇物。”
“材质:高纯度的生命结晶,洞玄露,滤真藤(蜜炙),血青黛,千年海蛤粉。
“重量:无。”
“来历:这是由万千胎魂提纯以后制造出来的惊人产物,在提存的过程当中失败几率极高。这件物品当中带着惊人的生命力,当然也牵扯到了惊人的业力和因果,它是一把让人又爱又恨的双刃剑,它其中孕育着的奥秘,甚至就连拥有最高智慧的存在也要为之欣赏。”
“在本位面当中,持有者无法将之放入私人空间当中,一旦持有者离开了道藏库的范围内,那么甘露元胎上面附带着的业力就会在你的身上留下一个叫做:恶业烙的印记。”
“此印记哪怕是离开本位面之后依然会存在,必须一周后会自行消失,即便你进行了净化,恶业烙也会在十个呼吸内重新出现。”
“从你拥有恶业烙起,每过一个小时,持有者将会面临一次冤魂的袭击,冤魂的数量为四十九名,为首的冤魂的实力为BOSS级,其余的为精英级,并且冤魂被击杀以后不会获得任何收益。”
“如果你在冤魂袭击当中杀死了X数量的冤魂,那么一个小时以后冤魂袭击卷土重来,其数量就=49+X,此效果将会持续累计。”
“你拥有恶业烙之后每隔三个小时,持有者将会面临一次劫雷的轰击,只无论那时候甘露元胎是否在你的身上。”
“使用:在本位面当中,你无法直接使用本物品,只有在回归空间之后,耗费大量通用点对甘露元胎进行处理之后,才能使用这件道具。”
“在成功使用本物品以后可以大幅度的补充你的生命力,具体表现为两点:1,使你的理论寿命上限延长100年。2,使你的裸装生命值翻倍。(该次增幅至多可以提升999点生命值,溢出无效。)
“但是,使用以后你会获得一个叫做罪业烙的永久负面效果,鬼邪阴灵类的剧情生物对你的仇恨度+50点。”
“如果你不打算使用此物品,那么可以将其出售给所属的空间,其属性乃是生命类的未知奇物,不同的空间将会给出不同的条件,拥有者也可以在获取功勋值之外,提出一些与生命力有关的要求。”
这些说明弹出之后,方林岩也是倒吸了一口凉气,他还是第一次拿到这种可以拿来和空间讲条件的未知奇物,他立即想到了一件事,担忧的道:
“我现在拿到这东西,S号空间岂不是在第一时间内就知道了?”
莫比乌斯印记道:
“我怎么会考虑不到这一点?早就利用比斯卡数据流制造出了一个幻象,让它躲在入口处看业海之水呢。”
“因为你身上的魂珠突然清零,所以S号空间对你已经失去了兴趣,所以监控你的又不是S号空间的本体意志,就更不可能看破我的伪装的。”
方林岩舒出了一口长气道:
“那就好,我现在要怎么做才能复活队友?”
莫比乌斯印记道:
“我得先说一说复活你队友的流程,简单的来说,就是将甘露元胎里面的庞大生命能给引导出来,然后利用这庞大的能量来为其重塑身体。”
“不仅如此,另外一部分生命能会被我转换成比斯卡数据流,我会利用这一股能量穿梭时空和位面,来到她战死的那一瞬间,将其灵魂捕获,重新带回到这个新的身体里面。”
方林岩好奇的道:
“必须是在战死的那一瞬间吗?”
莫比乌斯印记道:
“没错,哪怕早零点一秒或者是晚零点一秒都不行!”
“就拿欧米来举例子吧,提前做这件事的话,早一秒就改变历史了,杀死欧米的人就变成了是我——这种事情哪怕是诺亚空间都要竭力避免的,因为这是在改变涉及到空间战士的历史,有概率引发时空熵,导致极其严重的损失。”
“如果晚一秒的话,那么欧米的灵魂就很可能会遭受到无法逆转的可怕伤害。”
“这也是邓想要复生的代价巨大的原因,大天劫导致的强大狂暴能量,甚至能威胁到穿梭至此的诺亚空间意识的安全,必须消耗数量惊人的比斯卡数据流才能保护自身和携走的灵魂。”
方林岩听了以后道:
“明白了…….那么欧米这里复活还有什么问题吗?”
莫比乌斯印记接下来直接在方林岩的视网膜上形成了很直观的图样。
“根据我的估计,甘露元胎获得的生命能量为100点的话,那么超过50点都要耗费在我穿梭时空和位面,将欧米的灵魂捕获带回上,接下来还有20点会成为我的能量储备,最后的30点,就要耗费在欧米的新身体生成上。”
“这三处开销当中,前两者都必不可少,尤其是我的能量储备这一点上,我必须要预留下来应付各种突发状况,比如在穿梭时空和位面的时候是有很多意外的。而给欧米设定新的身份也是必不可少的消耗……”
方林岩有些不耐烦的道:
“说重点!”
莫比乌斯印记道:
“好吧,重点就是欧米复活的时候,有两个选择,第一个选择是让她恢复全部的实力,但是之后的寿命会受到影响,另外一个选择就是恢复一部分实力,恢复她的所有寿命。”
方林岩呆了呆道:
“这二者的区别有多大?”
莫比乌斯印记道:
“第一个选择的话,她日后的寿命上限会缩短到二十年,第二个选择的话,她可以恢复理论寿命,74岁。”
方林岩沉吟了一下道:
“也就是说第一个选择的话,她只能再活二十年了?这样情况是否可以弥补?”
莫比乌斯印记道:
“可以的,比如你身上的血菩提就可以成功为她恢复寿命上限。”
方林岩呼出了一口气道:
“那就好,二十年的时间,应该足够能为她搞到相应的道具了,开始吧。”
莫比乌斯印记传递过来了信息:
“你将甘露元胎捧在手心里面,然后默念献祭就可以了。”
“甘露元胎这东西可不简单,每一件都有特殊编号,所以我现在开始伪装成本位面当中的一位神秘高人,你直接将之献祭给我。”
“这样做的话可以起到保险的作用,这一枚甘露元胎的消失是瞒不过去的,而日后若是有空间意志突然想要追查它的下落,就会发觉是你拿到以后献祭给了这名神秘高人,就成功打上了补丁。”
方林岩好奇的道:
“能够被你称为神秘高人的,我有点好奇他的身份呢。”
莫比乌斯印记道:
“菩提子。”
方林岩最初听到了这个名字之后,还有些茫然,然后倒吸了一口凉气:
“难道你说的是须菩提老祖?猴子的师尊?”
莫比乌斯印记道:
飼養外星人的註意事項
“应该是你说的这个人,他的力量在这个位面上能够排入前五。”
方林岩默默点头,然后依言将甘露元胎捧在了手心里面,很快他的眼前就出现了提示:
“你是否要将甘露元胎献祭给某位神秘的存在?”
“警告:你的做法很有可能导致彻底失去这件物品,并且还得不到任何回报。”
方林岩果断选择了“是”,然后就屏住呼吸拭目以待。
大概只是过了十几秒钟,就见到了空中出现了点点光芒,然后开始聚集在了一起,在旁边的岩石地上形成了一个人形。
这人形由模糊再到清晰,可以开始明显的看到女性的特征。
这时候,方林岩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口干舌燥,心跳也是加速了起来,一时间他居然感觉到了强烈的惶恐,愧疚,还有慌乱。
毕竟严格说起来的话,是自己得罪了深渊领主的那帮人,自己的队友也是遭受了池鱼之殃。
華のある、ある日
莫比乌斯印记的效率很高,一分钟不到,欧米就再次出现在了方林岩的面前。
她脸色平静的躺在地上,双手合十放在胸前,就仿佛是油画上的睡美人似的,似乎只是睡着了,或许一声咳嗽就会让她醒转过来。
但是,这具身体没有呼吸,没有心跳,就是一具不折不扣的雕像。
虽然知道莫比乌斯印记失手的概率很小,但是方林岩的心依然提到了嗓子眼上,两腿也是发软,忍不住倒退了几步靠在了后方的石壁上,然后无力跌坐在地,深呼吸了几口干脆闭上了眼睛,
此时的方林岩浑身上下都无可遏制颤抖了起来,他终于罕见的露出了软弱之态……
一路走来,他一个人扛下了所有,并且在这艰难凶险的人生逆旅当中苦苦挣扎,咬着牙一点点的寻找翻盘的契机。
现在,曙光就在眼前了,只是黎明前的黑暗已经到来……
一个人在绝望的时候还好,最怕的就是竭尽全力以后看到了一丝希望,可是旋即那希望就随之破灭,这才真的令人抓狂….
忽然之间,方林岩听到了一声长长的吐气声,那声音传来了之后,他猛然就像是打了一针强心剂似的,一下子就跳了起来,然后看向了旁边。
这时候,欧米也听到了响动转过了头来,用还带着有些迷茫的眼神看了过来。
这一瞬间,方林岩只觉得眼泪情不自禁的流了下来,他立即捂住了脸,不让自己的失态流露出来……
大概只是过了几秒钟,欧米应该是弄清楚了现在的状况,她的声音就响了起来,与方林岩的失态相比,她还能控制自己的情绪,显得颇为淡然:
“没想到,你真的做到了呢!说实话,我当时被杀的时候,只是抱着尽人事听天命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