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小说 我有一座天地當鋪 起點-第1966章 不沾因果看書

我有一座天地當鋪
小說推薦我有一座天地當鋪我有一座天地当铺
很显然,他不想让江海因为某种意外而死,至少他心里已经接纳了这位历经宿命之苦,仍未放弃希望的老人。
可是,凡人和神仙,本就是早已不同!有两别之说,他此时开口求救!恐怕这将会成为他的心魔和梦魇,这一辈子,无望寻仙。
無敵真寂寞 新豐
賢將與河童搖曳於夏色中
就相当于江海放弃了寻找长生,选择了安平度日,寿归正寝。
紫金道人单膝跪地,将一把匕首的刀柄,递给了江海!
江海老爷子缓缓的握紧刀柄,那轻柔的举动,似乎害怕惊醒了某种怪物!
就在江海握紧匕首的一瞬间,南宫曼云惊呼一声,只见江海老爷子的身体立刻阵阵颤抖,嘴里更是忍不住的发出闷哼声!
这正道之兵,可不是任何人说拿就能拿的!
江海是个好人,可是他在寻长生那一刻起,就已经选择了走上另一条路!但他仍然不愿意放弃那些欲望,这致使他的心已经堕落黑暗。
饕餮之牙斩杀了数不清的怪物,那双刀刃不知喝了多少鬼怪,以及种种妖怪的血!自然有着一种特殊的辨认主人的方式,如果有人强行持有这把刀,要么被这把刀洗净神识,从头开始!沦为像虫子哥掌握的天门剑一样,成为一个被掌控的玩偶!
要么,就是凭借着自身强大的意志,世界毁灭也无法摧毁的欲望,将其再次改变。
可惜的是,江海不具备这两种任何一种的气度,和勇气!所以他历经折磨,身上更是有一层淡淡的黑气飘了起来!
短短几十秒,江海手一松,饕餮之牙跌落在地!而江海的脸色逐渐红润起来,胸口处的伤痛竟然有所恢复。
“这正道之气,果然与江海老爷你有所互动!这么看来,此行未必全部都是错。”紫金道人捡起了匕首,深深的看了一眼江海老爷子,随后站起身走到了张凡身边。
“主人!江海身上有恶鬼虚影缭绕,我还看到了蛇形的影子!我不敢保证,江海会不会变成我们的敌人。”
听着紫金道人的话,张凡却蹲下了身子,指了指地上的蛇尸体。
“你有没有想过,这方世界是否已经演化出了独特的可以写出的规则!就如这墙上的字体,这种蛇人,是被规则演化出来的。”
皇叔有礼
紫金道人脸色变了变:“主人……江海快死了!”
“那就为他去寻长生!”张凡抬起头盯着紫金道人:“我也是人,我不是你眼中的神,更不是一个仙人!他的痛我能理解。”
紫金道人默然无语,拔起饕餮之牙走向蛇的尸体!
“我会找出答案的!”
他举刀刺进干枯的蛇尸,轻松的将其一分为二!
很快,他手中多了一块银白如玉的骨头!
“就是这东西,我找到了!”紫金道人捧着骨头,来到了张凡面前。
张凡将骨头捡起,只见这是一根手骨,与那蛇的尸体的骨头的颜色完全不同!竟然和虫子哥从祭祀大顶中取出来的雕像里,那骨头雕刻而成的三腿兔子的颜色非常类似。
“就是这东西,演化了蛇人!”张凡磨砂着骨头,仔细想了想,并未动用望气之术,而是丢进了天地当铺之内!
他密切的注视着这骨头的变化,可惜的是,骨头就像是非常普通的一块石头!并未引起功德之力的任何重视,甚至在天地当铺内,也未曾引起任何一点不正常的波动。
撿個殺手總裁老婆 小說
“怪了!这蛇人不知道杀了多少人类,身上的孽障,早已经能引来天雷降世……偏偏这骨头却不沾因果,这到底是什么。”
张凡心下感觉越来越复杂,与此同时,江海老爷子恢复了一些,被南宫曼云搀扶着,来到了他和紫金道人的身边!
江海面色冷静,沉默着一会儿,忽然开口说!
“张凡,紫金道人,你们有没有想过!这种怪物,会不会像是我们之前在瑶池路上遭遇的六只手的尸体一样,是从天外而来,在万枯山停留修炼的异类。”
江海这个猜测,其实并非空穴来风,全靠着无端幻想。
毕竟无论是在劝死书上,还是在过往而来见到的种种怪物身上,给人并非存在于这方世界的感觉,越来越重越来越剧烈。
就好像是离开了原本的世界,来到了另一个世界一般。
江海甚至生出了一些疑惑,对于一切的不信任!他觉得或许这一次拼尽一切,进入到万枯山内寻找长生!也许是一件非常愚蠢的事情。
“江海老先生,咱们走到这一步!”
紫金道人沉吟了一秒,才继续说:“不管这些怪物来自何地,不管这万枯山内还有多少危险!难道您老想退去了……想放弃了!”
江海摇了摇头,“我们走到了今天这一步,回头路,真的比前路更加好走吗?更何况……你看老夫现在的样子,真有后路可走吗?”
南宫曼云目光里有怜悯,紫金道人目光里有遗憾!只有张凡略带冷漠,似乎没有任何欲望和情绪!
世人都想寻求长生,古籍记载的树为千古一帝,也不能免了这一份追求。谁又能对这样的机会视之不顾,做到云淡风轻!不贪不恋了?
从火凤凰开始的特种兵
也许当找到了最终的源头,江海看到了一切!或许,才终于能明白!此行……绝非是为了长生而来。
不过看江海的态度,显然在进入了万枯山之后,就已经斩断了所有的后路!
要么……死在这,要么!求索到长生。
“我去……老子为谁敲了一闷棍!谁干的,敢不敢和老子正面刚一刚。”
几人站在蛇尸身边,正是各怀心思的时候!一个透着混不吝气质,略恐惧却有张狂的嗓音,传到了众人的耳朵里。
不用回头都知道,这似乎受了天大委屈的家伙是谁!
果然只见到虫子哥,揉着后脑勺从地上爬起来,他翻了翻白眼,又甩手给了自己两巴掌,这才呼出一口气!揉着太阳穴站在那儿呼呼大喘气。
“虫子,你醒了!”南宫曼云打招呼,拉着江海的衣服说:“老爷子,你瞧……一切都过去了!我们没有损失任何一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