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之實業大亨-第557章 美元開路閲讀

重生之實業大亨
小說推薦重生之實業大亨重生之实业大亨
国内已是春暖花钱,满城绿意盎然,而莫斯科仍然笼罩子在一片白雪皑皑当中。
天上虽然没有在下雪,但路边的积雪和马路上的泥泞,却告诉李卫东,这里仍然是寒冷的冬季。
坐在汽车里,虽然是在大马路上行驶,李卫东仍然能够感觉到屁股下面传来的颠簸感。
俄罗斯生产的汽车,空间普遍是比较宽敞的,但舒适度方面就真的有些差强人意了。
最关键是路上有坑!
由于经济原因,莫斯科的道路,大多数年久失修,即便是几条主干道,也总是有些坑坑洼洼的地方,大概只有红场面前的的哪条路稍微平整一些。
虽然逐渐融化的积雪,将路上的坑坑洼洼填平了一些,但耐不住驾车的是个俄罗斯司机,这司机的驾驶风格尽显战斗民族的豪放。
一脚油门踩下去,汽车开的飞起,路过有坑的路面,李卫东整个人都被颠起来,然后头撞车顶。
车子驶入到莫斯科的市区,路边的行人也渐渐的多了起来。
很多商店门口,都排着长长的队伍,李卫东仔细一看,从里面出来的顾客,手中拿着的都是方方正正的大列巴。
这东西李卫东是吃过的,一点儿都不好吃。
進化神種
俄罗斯的大列巴实际上就是全麦面包,不含糖不含油,外皮又脆又硬,好在里面会稍微软一些,吃起来比较抗饿,但味道肯定没有中国的馒头好吃。
欧洲人日常食用的面包,往往都比较的瓷实,吃起来也很费牙,整个欧洲大陆大概只有犹太人做的面包是偏松软的,其他民族烤出来的面包都是硬的。
像是德国人烤的面包,都能拿来当砖头砸人,可能1V1对磕的话,砖头还不一定磕的过德国面包。
所以德国每一家面包店里都配备了切面包机,各种横切术切碎切功能一应俱全。因为德国面包实在是太硬了,买回家自己切,十有八九是切不动的。
望着买面包的人群,李卫东不由得想起了几年前来俄罗斯时候的情景。
当时李卫东刚刚买下了转载机厂,便用几十车皮的水果罐头,从伊塞特河工程机械厂换来了装载机的生产技术。
而那个时候苏联也才刚解体不久,百业萧条,民生凋零,当时的面包店前,也像今天这样大排长龙,市民们排队购买面包。
“莫斯科很缺粮食么?”李卫东开口问道。
赵金龙看了看车窗外,开口说道;“这倒没怎么听说,好像每次卢布贬职,面包店就会排队。不过认识的老毛子,都不是普通的小老百姓,就算是缺粮,也饿不到他们。”
赵金龙说着回过头来,笑着接着道:“你放心,肯定饿不着你,我保证你顿顿大鱼大肉,一会到了酒店,牛排管够,要多少有多少!”
“欺负我没来过俄罗斯是不?”李卫东也笑了起来:“在俄罗斯,肉制品又不贵,水果和蔬菜才是值钱的,我一会就挑着水果沙拉吃!”
小说
两人自然是在说笑,以赵金山的财力,就算是李卫东吃上几吨蔬菜水果,也是吃不穷赵金山的。
俄罗斯地处高纬度地区,气候比较寒冷,这对于大部分的农作物生长是不友好的,所以俄罗斯的农业,历来都做不到高产。
但奈何俄罗斯的土地面积够大,可以用数量来弥补质量,就算农作物的亩产量不高,只要种的面积足够大,粮食产量自然就上去了。
未来俄罗斯的粮食年产量基本维持在1.3亿吨上下。
这虽然还不到中国的粮食产量的五分之一,但考虑到俄罗斯人口才一亿多一点,平均下来一个人一年能有一吨粮食。
普通人一年肯定是吃不了一吨粮的,所以俄罗斯每年还会出口一千多万吨的小麦。
而在九十年代末,俄罗斯的粮食产量并没有这么高。
经历了苏联解体,以及多年的“休克疗法”,俄罗斯的粮食产量不升反降,反而不如前苏联时代。
这时候俄罗斯的粮食年产量,大概只有六千万吨,还不到后世的一半。
但即便是年产六千万吨的粮食,平均下来每个俄罗斯人,一年也能够小半吨的粮食吃,肯定也不会饿肚子的,也不至于到抢购粮食的地步。
之所以会出现排队买大列巴情况,还是卢布贬值所造成的。
俄罗斯轻工业基础薄弱,大量的日产过生活用品依赖进口,所以每当卢布贬值,生活用品的价格就会上涨,因此会产生通货膨胀。
而通货膨胀又会带动粮食价格上涨,从而导致明明粮食足够吃,但民众却排队买大列巴情况。
所以未来但凡是出现卢布贬值,都会有民众排队买面包的情况发生。
后来俄罗斯也想明白了,国际贸易体系主要是以美元进行结算的,而美元之所以能占有国际贸易的霸权地位,主要是因为大宗商品是以美元定价,其中最核心的就是石油和粮食。
而是石油和粮食,俄罗斯都不缺,不光可以自己自主,多出来的还可能卖给别的国家,那干嘛还要看你美元的脸色?
南瓜沒有頭 小說
于是乎后世的俄罗斯,面对西方的制裁,反而变得越来越硬气,西方的制裁也越来越无效。
……
车子来到莫斯科的一处豪华酒店,赵金山和李卫东下了车,两人走进酒店门厅,只见一个年约五十岁中国男子早就等候在那里,他见到赵金山后,立刻走了过来。
“赵总,房间都已经安排好了,我也去看过了。”那人接着说道:“我本来想去机场接你的,可你又不让。”
“老邢,辛苦了!”赵金山说着指了指那人,开口介绍道:“卫东,我给你介绍个人。这是老邢,我以前来莫斯科谈生意,都靠老邢帮忙。”
“我就是帮忙喝几杯酒。”老邢说着望向李卫东,开口说道;“这就是李董事长吧!我叫邢四海,你叫我老邢就成了。”
李卫东与老邢打过招呼,赵金山继续介绍道;“老邢的酒量非常好,简直就是千杯不醉,不光是能喝白酒,就是伏特加、威士忌也十分能喝。
这老毛子特别喜欢喝伏特加,不管有事没事都得喝上半瓶,你跟老毛子谈生意,不会喝酒可不行。
而且不光要会喝,还得喝得多,最好大口大口的跟老毛子干杯,把那些老毛子都喝高兴了,这时候生意也就谈下来了。
我自己的酒量还算可以,但是跟老毛子比就不行了,特别是那伏特加,又冲又呛,跟酒精差不多,哪有咱们粮食酿的酒好喝啊!我是喝不惯的。
所以我每次跟老毛子谈生意,都把老邢叫过来,让老邢去跟那些老毛子们喝,每次都能把老毛子喝倒了,这生意也就能谈成了!”
李卫东不由得看了看老邢,心中暗道,这人要真是能把一桌子俄罗斯人喝趴下,那可真是个天赋异禀的人才啊!带着他在俄罗斯谈生意,肯定是无往不利。”
老邢则开口说道:“我以前是做倒爷的,后来有一批货被扣下了,本来是要被没收,而且还得罚款,如果没了这批货的话,我老邢不光要倾家荡产,还会欠一屁股债。
最后多亏陈总帮忙,把那批货给放了出来,我老邢才不至于饿死在街头!陈总是我的救民恩人,只要是陈总吩咐的事,我老邢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
两日后,赵金山成功的约到了一个饭局。
饭局上,老邢果然大显神威,刚开始用杯子喝,很快就变成拿着伏特加的瓶子对嘴吹了,就差来一句“老铁,给你旋一个”!
虽然没有“老铁旋一个”,但“哈拉哨”的叫喊声,很快的此起彼伏。
“哈拉哨不哈拉哨?”
“哈拉哨!”
旁边的赵金山面带微笑,此时他已经到了想要的情报。
“刚才那个老毛子说,有个叫阿加丰诺夫的人,他手底下的仓库里,有中大型工业机械。有些甚至还没有用过,从苏联解体的时候,一直封存到现在。”
赵金山话音顿了顿,接着说道:“如果我们想以物抵债的话,可以去联系那个阿加丰诺夫,只要他同样的话,就能从仓库里拿东西出来。”
继承三千年
又过了三日,赵金山联系到了阿加丰诺夫,然后又是一个饭局。
“正当梨花开遍了天涯,河上飘着柔曼的轻纱,喀秋莎站在那峻峭的岸上,歌声好像明媚的春光……”
饭局上,老邢唱起了前苏联著名歌曲《喀秋莎》,唱的还算不错,至少没跑掉。
在酒精的作用下,饭桌上的其他俄罗斯人,也开始用俄语唱了起来。
赵金山则趁机拿出一个木制的红酒盒子,递到了阿加丰诺夫的面前,并且悄悄的打开了盒子一角。
阿加丰诺夫望向红酒盒子,发觉盒子里的“富兰克林”正盯着自己。
绿色的富兰克林真的很可爱!
阿加丰诺夫根据盒子的厚度,估算了一下盒子里能有多少张“富兰克林”,然后微笑着接过了红酒盒子。
……
两日后,李卫东和赵金山乘坐一辆吉普车,行驶在莫斯科郊外破破烂烂的道路上。
“仓库应该就在前面了。”赵金山拿着地图,时不时的对比一下旁边的路标,也不知道能不能看懂。
“那个牌子好像是军事禁区,禁止驶入吧?”李卫东指着路边一块破败不堪的路标说道。
李卫东虽然看不懂俄文,但标志还是能看懂的。
赵金山则开口答道:“咱们这一次要去的,就是一个军事基地,或者说以前是个军事基地。前苏联时代,那里是存放坦克和装甲车的。
苏联解体以后,坦克和装甲车都被卖掉了,仓库都空了下来,然后就被用来存放各种被淘汰下来的工业设备,现在也就不算是军事基地了,只能算是个大仓库。”
“原来如此。”李卫东点了点头。
然而到了地方,李卫东却发现,门口站岗的依旧是荷枪实弹的军人。
“不是说,这里不是军事基地么?怎么还有军人?”李卫东有些紧张的说道。
“虽然不是军事基地,但里面依旧储存着大量设备嘛!还是需要有人把守的。”赵金山说着,拿出了一张纸,接着道:“别担心,我这里有阿加丰诺夫给的通行证。”
赵金山说着,掏出了20张五美金的美元,夹在了那张通行证里。
“我看亚伯拉罕-林肯,才是真正的通行证吧!”李卫东心中暗道。
车开到门口,守卫立刻走了过来,赵金山直接将通行证递了过去,守卫打开通行证,看到厚厚一大美金后,两眼顿时冒出了精光。
他将美金收起来,然后将通行证还给了赵金山,放吉普车进去,还不忘给赵金山敬了个礼。
然后这名守卫就回去分美元了。
门口的守卫肯定不止一个人,所以赵金山才塞了20张林肯,而不是一张富兰克林。
20张林肯,一来是显得厚实,二来也方便守卫们分赃。
车子开进了这个曾经的军事基地,赵金山和李卫东,也见到了军事基地的负责人。
“是阿加丰诺夫将军让我们来的,这是阿加丰诺夫将军开具的介绍信。”赵金山说着,将信封递给了基地负责人。
基地负责人接过信封,觉得这信封有些厚,打开一看,发现里面绿绿绿的,顿时喜笑颜开。
又是一万美元砸出去了。
基地负责人将信封贴身收好,接着说道;“阿加丰诺夫将军已经给我打过电话了,我马上派人带你们去仓库,你们可以随便挑选。”
不一会,仓库管理员出现,带着赵金山和李卫东去逛仓库。
“弗拉西耶维奇先生,你抽烟么?”赵金山说着掏出了一盒雪茄,接着道:“我这里有一盒雪茄,还请你笑纳。”
府天 小说
仓库管理员弗拉西耶维奇本来有些不耐烦的,但是看到赵金山送礼,态度顿时缓和了很多。
他接过雪茄盒子拿在手里,眉头却微微皱起。
“雪茄应该是有点重量的吧?这一盒雪茄子怎么比一盒卷烟还要轻啊!是不是里头压根就没有几根雪茄啊?”
弗拉西耶维奇打开一看,却发现里面的确没有雪茄,而是一小沓美元。
周围也没有外人,弗拉西耶维奇直接拿出美元数了数,刚好一千美元。
弗拉西耶维奇瞬间变得热情起来:“赵先生,这些仓库你随便看,想看多久都没有问题!如果了的话,我那里有伏特加,还有我妈妈腌的酸黄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