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Re,骨傲天屠戮的我 起點-第二四五章 黑色的希望相伴

Re,骨傲天屠戮的我
小說推薦Re,骨傲天屠戮的我Re,骨傲天屠戮的我
『六剑勇士』伤亡过半,稍微有机会撤退的队长和游击兵在试图冲进通道的瞬间,也遭到了在内埋伏的多头蛇怪诺罗多诺攻击!
游击兵靠一个滑铲成功躲开冲进了通道,没有回头径直消失在了队长视野中。
队长被砸飞瞬间,迅捷地发起了反击,伤到了诺罗多诺。
然而,重新落地的他,也处在了蛇王葛兰纳、蛇身人伊修亚、多头蛇怪诺罗多诺、蛇发女王米尔萨·邱比勒的四面包围之下。而尽管队长一回合较量占了一点便宜,可他依旧注意得到,这四个和那些杂兵大大不同,除了那个巨大蛇怪自己能靠体型差距周旋,其他每一个都有十招内击败他的实力!
如果队伍和阵型完整,即使赢不了,不计消耗保命撤退本该没问题的,前提对方是只会凭借本能挥洒力量的怪物。
七福神only
明明实力上有如此优势了,还玩儿这种战术?
不,他们畏惧的,其实只有一人,或两人,而连队伍的魔法吟唱者都被干掉的现在,用有通讯功能的卷轴求救和发危险信号都做不到。
“咯咯咯,诺罗多诺阁下,只有你没完成任务,还让敌人跑了一个啊。”米尔萨嘲讽道。
“哼,少废话,我们的任务又不是杀了他们,而是给予闯入者深刻的恐惧。先给他们点甜头,然后抓住一部分慢慢折磨,放跑一个不也达成目的了吗?”诺罗多诺辩解说。
“好了,你就别找借口了,晾那家伙也掀不起大浪,赶快把这家伙也解决掉,就该办正事了。”葛兰纳下令道。
“哼,就我的部族被你们打伤最多,该让你们付出代价了。”伊修亚可等不及了。
『六剑勇士』的队长嘴角抽了一下,不是仅有这点表示,而是变化太快反而麻木了。
丑妃要翻身
“呵,呵呵,这程度的怪物不该是盘踞一方的独行者吗?也会打这种配合,太扯了吧?该死的…………”
这个主角明明很强却异常谨慎
“该死的是作为入侵者的你们啊,人类!” x 4
……………………………………………………
拉巴拉斯·斯塔尼亚·艾·因德伦,这头娜迦没带一个部下,自己手下的战士都给另一边以求稳妥胜利了,他单独和『五鸣哨』的五人“对决”。
金柑糖的秘密
他没有直接上,而是用大姐和二姐批准使用的一批魔物先去试探一番。
尽管他们前几层的表现都已经暗中观察过,但那黑色铠甲表现太多让这些人的真实全力没发挥出现,还有搜集情报的必要。
很快,他发现了自己的一个绝对优势。
拉巴拉斯擅长隐身魔法,他施展隐身魔法后,连和他同一层次的存在都无法觉察。奈何『五鸣哨』这支队伍每个人的实力都比他弱?
当然,发觉不可视单位的方法很多,未必需要看破隐身魔法,可拉巴拉斯已经有意卖了几个破绽,一旦发现不对就将放在身边一起隐身的几只魔物解除隐身丢出去当做替身,可他们连这破绽都没发现。
于是,拉巴拉斯胆子壮起来,以低于通道内空气流动的速度伸出两只爪子,然后一边捏住队长脑袋一边悍然刺出剪刀手,扎穿了队长的双眼并继续向前刺入了大脑搅动了脑浆。
下半身的尾巴也没闲着,在其他人注意力完全向着队长遇袭方向的时候,直接一记绞杀掐断了队伍中探查能力最好,还持有几种麻烦魔法道具的盗贼。
同时立刻将两只鬼熊放了出去。
剩下三人分别是神官、祭司和弓箭手,原本前锋完全由队长一个强力战士担当,让更多的人给他回复和支援,这搭配也没什么问题,只是一旦队长牺牲,战线就比其他均衡队伍更容易崩溃。
“有未知强敌,打不过,撤退战!联络飞飞!”
但敌人哪怕一时间队伍减员近半损失惨重也反应迅速,神官放了一发【闪光[Flash]】让刺眼的光芒遍布室内。
这对阴生魔物的效果比人类更好。
同时祭司也释放净化魔法让已经苦不堪言的鬼熊更是原地痛苦哀嚎。
趁此机会,他们立刻开始毫无留恋地撤退,没多看已经成为尸体的同伴一眼。
拉巴拉斯觉得优势很大,正想要直接追上去。可两个魔法阵分别自接近天花板和地面处展开,从中现身的第三位阶召唤单位——大天使和蜘蛛怪拦住了他。
拉巴拉斯知道,如果他们真有联络黑色铠甲战士的手段,那么自己的机会已经没了。
“哼,不过你们探查者和战士都没了,回程也别想一帆风顺就是了。”他想着,开始专心对付眼前的召唤魔物。
……………………………………………………
“事情似乎变得麻烦了,这是敌人的陷阱。”安兹双手挥舞着两把双手阔剑将一个巨大狮子形的魔物砍飞,抽空喊道。
没错,是砍飞,对方甚至没有因此出血,尽管受到了钝器伤害但落地之后依旧对安兹散发出敌意。而这样的魔兽还有好几头。
“撤退吧!我们完全中计了!其他队伍都传来了求救信号!”
“不行,之前做的路标都消失了,连来时的通道都变了!”
安兹没再多犹豫,身上爆发出一阵魔力波动,引起了『四色武装』中的魔法吟唱者注意,他给那庞大的魔力吓得不轻。
他想难道如此强悍的战士难道还能用同等甚至更高阶的魔法?亦或持有如此强大的魔法道具?
紧接着,安兹再次举起的巨剑,就如同手臂的延长线一般发出光芒。
“要,上,了!”
他在已经差不多筋疲力勉强抵抗魔兽的『四色武装』成员眼中踏出一步,不,准确来说是有这样的错觉,他们看见的一步不过是近乎瞬间移动留下的残影。
身穿漆黑铠甲的高大身影已经近乎消失了,无数的剑的残影,在周围来回飘荡,即使本该幽暗的此地,在他们眼中已经被弗兰切斯卡用幻术照亮,可那超越了他们认知的强大剑闪却如同要把黑暗与光明一同撕裂一般!
(待续)